未分类

从哪可以下载看看宝盒

   “红儿,你可千万别……”看着貂蝉逐渐变化的眼神,吕布着急了。

   “现在你想着讨好我啦?我叫你别为难松公子布公子的时候,怎么不听我的?”貂蝉插腰问。

   “我不是想为你弄彩蛋吗?”吕布着急地说。

   “本来你和松公子布公子和平交接,至少能弄一个彩蛋吧?那个彩蛋本来就是我的。你打劫他们还不是因为想要给自己也弄一个,别说得好像是为了我似的。”貂蝉直翻白眼。

   “咳咳……”吕布斜眼看了看雷长夜和旁边扭过头去的严白虎、韩馥和潘凤,急得七窍生烟。貂蝉现在是看上这个宝藏大主线了,他这个原配吃枣药丸。

   “原来姑娘一直在暗中试图保护我的这两位生意伙伴,真是有心了。”雷长夜笑眯眯地顺着貂蝉的话说,但是她到底有没有真的用过这心思,他很怀疑。

   “雷盟主,”貂蝉一把拨拉开挡在眼前的吕布,朝着雷长夜露出一脸春花般的笑意,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扑闪闪地眨动,“你说的巨大贡献是指什么呢?”

   吕布勃然大怒:“气死我了!”他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剑,对准自己的咽喉一剑刺去,试图自杀刷玉符洗记忆一套连招打断貂蝉的美人计。

   但是他的手刚一举起来,四面八方的三百阴将同时举起符剑,一圈水之走地雷围着他劈来。

   “嗯?”吕布微微一愣,手底下慢了半拍,轰地一声,走地雷爬满了他的身。他虽然品阶已经到达小六品,而且实战经验丰富,但是手中没有方天画戟,也没有提防这些阴将的突然攻击,一时疏忽,身的护体神功被乱雷瓦解。

   雷长夜控制三百阴将手下留情,这水之走地雷只使出一成功力,只是把三百记水雷的麻痹效果无限叠加。吕布身上并不感到十分疼痛,但是身每一根肌肉都彻底被麻痹,整个人犹如一个调成静音又遭到短信轰炸的手机,咚地躺在地上,嗡嗡地抖个不停,一边抖一边还缓慢画圈。

   子辛(三十级贵宾):喂?!小布,听说你在和我家宝藏大主线对线,是真的吗?

  
舞蹈学院清纯校花美女笑靥如花照片

   吕布(二十五级贵宾):……

   子辛(三十级贵宾):喂,小布,你还在吗?在吗?你还在吗?怎么不回我?

   吕布在地上一边抖一边泪流满面,他知道紫馨肯定躲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看他的笑话,身边肯定还有一个江恣意在偷偷地录视频。

   雷长夜睁开眼睛,挠了挠眼袋,紫馨真不愧是热点猎人,哪儿热闹就能在哪里出现。不过,有了紫馨这帮大玩家做后盾,他对付吕布就容易多了。

   “吕将军,不用担心,我并非好色之徒。”雷长夜微笑着说,“这位红儿姑娘,如果你能把这四位魏博牙将招募到武盟,成为为武盟效忠的优秀成员,我保证会为姑娘量身定做一枚合你心意的彩蛋,并且后续的巫核、药酒和炼化一条龙服务,我都会免费为你安排。不过,一旦他们中有一个不服管教,做出有违武盟精神的恶行,所有服务到此为止,之前的服务也都会记在账上。”

   “这样啊,放心,雷盟主,他们要是敢不听我的,我失信于武盟,也无颜留在世上,必然自尽谢罪。”貂蝉慷慨激昂地拱手道。

   吕布脸都青了。貂蝉这是赤果果以退游作为威胁,要把他们都裹挟入武盟。

   “愿为武盟效死!”严白虎、韩馥和潘凤丝毫没有做任何抵抗,齐刷刷地躬身施礼。看到吕布那令人绝望的下场,又想到魏博牙营不复存在,他们哪里还有任何抗拒之心。而且进了蜀山萌,那么多大玩家在一起,多热闹。跟着吕布,反正也永远出不了头,还少了不少快乐,何苦呢。

   “你们还算听话!”貂蝉得意地朝雷长夜抛了个媚眼,显示他们的归降是自己的功劳。

   雷长夜只当没看见,神贯注地看着地上终于停止抖动的吕布。如果能够通过貂蝉控制住吕布这员沙场神将,将来打穿西域易如反掌啊。

   吕布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,垂头丧气地看了貂蝉一眼,绷着脸不肯说话。貂蝉立刻做出一副小女人的模样,拉着他的袖子用力摇了摇:“奉先,你说过打劫都是为我,现在不用打劫了也能让我拿到彩蛋,你会不答应吗?”

   “……”吕布不服气地看着雷长夜,又万般无奈地看着貂蝉,闭上眼睛又看到了紫馨的信息,心里是委屈,气得不行。

   “吕将军,我听说魏博牙营里还有不少牙将失去了踪迹,如果将军能够为我找来四位智勇才的魏博猛将加入武盟,你的彩蛋和后续服务,我会照着红儿姑娘的待遇,套跟进,条件一样。”雷长夜知道这个时候必须得给吕布条梯子下台,否则他很可能冲动之下做出不可预知的决策。

   “当真?”吕布忍不住开口问。

   “这是自然,如今河西虽然回归,我还要巩固北庭和安西两地,同时打通丝绸之路,这期间需要不断派遣悍将去为我大唐商旅开道,武盟现在求贤若渴啊。若得吕将军相助,如虎添翼。”雷长夜微笑着说。

   “嗯……”吕布心里顿时舒服了很多。他仔细一想,虽然雷长夜看起来是在讨好貂蝉,其实他的一整套服务,完是为了让他进武盟。这等于用上百万贯的资财来换得他的效忠,对他不可说是不重视。而且他若是再招来几员勇将,自己的灵宠也不用愁了,这比在魏博牙营打生打死,强上百倍。

   “既如此,属下愿为武盟效死。”吕布躬身低头说。

   “哈哈,好。”雷长夜用力拍了拍他的右臂,“有了吕将军相助,何愁大事不成。”

   “盟主,那个……你说过的量身定做的灵宠,是怎么个定法?”貂蝉挤开吕布,凑到雷长夜身边,双手合十,一脸期盼地问。

   “这当然是根据姑娘在雷公戏里经常使用的灵宠来定。我发现姑娘对于鸾凤情有独钟,尤其是会以鸣啸激励士气,增强斗心的鸣鸾。”雷长夜思索片刻,微笑着说。

   “对对,鸣鸾叫声特别优美动听,听着它的叫声可以忘却烦恼,愉悦身心,还能在战斗中激励士气,是辅助神兽,我最喜欢用它了。”貂蝉欣喜地踮起脚尖,差一点就贴到雷长夜的身上去。

   吕布按住她的肩膀,强行让她脚掌着地。貂蝉不动声色地把他的手掌划拉开。

   “这鸾凤的炼制非常复杂,我需要时间琢磨,而且我炼制彩蛋,往往是一炉多蛋,这样才不至于虚耗资源。如果吕将军想要定制的彩蛋,便抓紧时间完成我的要求,这样我可以和红儿姑娘的彩蛋同炉炼制。否则的话,就要等半年之后了。”雷长夜说。

   “这……我会抓紧时间的!”吕布也顾不得跟貂蝉斗气,连忙拱手道。

   “盟主,我的名字虽然是任红昌,但是所有熟悉我的朋友都叫我小名貂蝉。”貂蝉笑着说。

   “原来是貂蝉姑娘,这名字响亮多了。”雷长夜淡淡地说。

   目送吕布等人有说有笑地离开,布公子和松公子才终于有胆子从雷长夜身后钻出来,朝着他躬身施礼:“多谢雷老板的救命之恩。”

   “两位下次招人可要小心啊。”雷长夜微笑着说,“没有经过我武盟认证过的武者,最好还是小心招募,以免像这次这样,遇到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   “唉,我们也是鬼迷心窍,看到他们实在是一副能打的实力,脑子一昏就没想其他的事。”松公子挠着头说。

   “老实说,他们和我们配合得一直都不错,也能听得进去我们的安排,没想到他们最后是这个样子。”布公子连连摇头。

   “不过两位公子的同好会这一次可是威名远播,从今夜之后,天下谁还敢轻视布松雷公戏同好会?”雷长夜笑嘻嘻地说,“这一次两位的入账相当可观吧?”

   “这都是雷老板的栽培!”布公子笑得眯起了眼睛,“这一次光是彩蛋加上入画筹,就是三百万贯,再加上我们在各大赌场赢得赌金分红,足足五百万贯。”

   “胡说。老布,你难道忘了,这一百五十万贯的分红,是我们答应付给赛手的。”松公子连忙一巴掌砸在布公子的背上,“现在这些赛手进了武盟,这些都是武盟的资财。”

   “对对对!”布公子忙不迭地打了一下自己的脸,把桌上两枚装满财宝的盟宝袋塞到雷长夜手里,“雷老板,这里是武盟的一百五十万贯分红,有你作证,我们同好会和赛手们银货两清。”

   “两位想要留着入画筹啊?”雷长夜看了一眼桌面上的入画筹问。

   “老实跟雷老板说吧,我们也想要入画。”布公子挠着头说。

   “对对,现在同好会赚了这么多,未来我们都想要入画去住。”松公子满怀憧憬地说。

   “两位青春正盛,不需要着急,未来我看好你们夺回布松两家的家主之位,以后两位的粮肆和我的武盟还需要进一步合作啊。”雷长夜笑着说。

   “好好好!承你吉言。哈哈哈哈!”布公子和松公子笑得牙花子直冒。雷长夜说的可不是恭维,而是真正的现实。布公子和松公子的同好会这一次在长安大出风头,一人赚了两百万贯巨资,除去他们在同好会上的花销,他们一年净赚一百八十多万贯,再加上他们粮肆上赚的净利,他们的买卖碾压了家族其他顺位继承人的生意总和。

   再加上雷长夜为他们在王者争霸赛上打的粮肆广告,让他们的粮肆天下皆闻,声威碾压江南其他粮肆,同时也显示出天下最有实权得大人物和他们是一条战线上。这让他们家族其他生意在竞争上拥有了无数隐性优势。

   布松两家的家主都已经看出了其中的厉害,想要维持布松两家的繁荣,他们必须维系住和雷长夜的关系。布公子和松公子夺得家主之位,只剩下时间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