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图标是91和抖音一样

   ;r /

   外面惨叫声响起的同时,杨行舟已经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杨不凡身边,同时还办了一个马扎坐下,轻声笑道“阿帆啊,我这蛊毒蛇虫之道最利群战,还能当成杀手锏,阴人的最好法宝,你要不要学一下?”;r /

   ;r /

   杨不凡心头明镜似的,急忙拒绝“老爷,小的资质有限,光是跟你学武便已经耗尽部力气,又要习文,温习经典,准备赶考,此时已然有点力不从心,实在没有精力跟您学这些蛊毒蛇虫之道了!”;r /

   ;r /

   他见过大公子李寻风跟随杨行舟学习时候的情形,李寻风那么聪明的一个人,却被杨行舟训斥的如同三孙子一般。;r /

   ;r /

   李寻风不但要习文练武,更要跟随杨行舟学习医药诊病,下毒解毒,琴棋书画,兵法战阵,等等等等,五花八门,每一门学问都足以让平常人钻研一生,甚至一生都难以学会,可是杨行舟却让李寻风把这些东西都学会,对谁来书,都是不可能的一件事。;r /

   ;r /

   便是李寻风为人再聪明,也难以消化掉这么多的知识学问,每日里愁容满面,甚至暗中痛哭了一场。;r /

   ;r /

   最后也只是学了杨行舟的马上枪法和医毒本领,至于其余的本领,实在无暇他顾,再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钻研了。;r /

  
樱桃小嘴少女树林里清纯甜美写真

   ;r /

   杨不凡是亲眼见过李寻风被杨行舟逼迫的样子的,而李寻风若论聪明程度,远超杨不凡,连他都被逼成这个样子,可见杨行舟所传本领的艰涩难修。;r /

   ;r /

   杨不凡自家人知自家事,做事从不敢勉强,知道自己能吃几两干饭,所以跟随杨行舟之后,只是修行武学,夹杂学些诗词经典,其余的法门一概不学。;r /

   ;r /

   不是他不想学,而是知道自己资质有限,若是分心他顾,肯定什么都学不成,就像某一个写网络的作者,写老是多面开花,结果每一本都写不好,还不挣钱……;r /

   ;r /

   “不学就不学吧,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!”;r /

   ;r /

   杨行舟颇为遗憾“用毒虫杀人,比刀剑杀人岂不轻省许多?何必对用毒的手段避如蛇蝎?再说了,你学会下毒用毒,见到蛇蝎也不用躲避了,直接抓了便是,岂不美哉?”;r /

   ;r /

   就在他与杨不凡说话之时,外面惨叫声接连响起,凄厉无比。;r /

   ;r /

   “有毒虫!”;r /

   ;r /

   “这么多毒物,肯定是故意放在这里的!”;r /

   ;r /

   “姓杨的卑鄙无耻!”;r /

   ;r /

   “藏不住了,一起冲过去,杀了杨行舟……啊!”;r /

   ;r /

   “不要再向前走,退后!”;r /

   ;r /

   “退不了了!后面也有!”;r /

   ;r /

   “大家伙都蒙好头面和双手,不要让毒虫接触!”;r /

   ;r /

   “八嘎呀路!姓杨的良心大大的坏!”;r /

   ;r /

   外面惊叫和咒骂声不绝于耳,声音渐渐接近,透露着气急败坏和惊慌失措的气息,时不时有人跌倒满地打滚,惨叫声此起彼伏。;r /

   ;r /

   杨不凡虽然不懂毒虫,却知道自家老爷在蛊毒蛇虫之上的造诣简直是惊天动地,便是苗疆极乐峒主怕是都难以匹敌,他豢养的这些毒虫毒性猛烈之极,别说是咬人,就是咬树,大树都受不了,半月之内,便会枯焦落叶,生机渐失。;r /

   ;r /

   树犹如此,何况人乎?;r /

   ;r /

   在杨不凡看来,只要是被毒虫啮咬之人,活下来的机会几乎没有,除非杨行舟大发慈悲,给他们救治。;r /

   ;r /

   惨叫声从远处响起,越来越近,但是声音越越来越少,由先前的三四百人,变成了两三百人,再过一会儿,似乎又减少了一半,等到一群黑衣人出现在杨不凡视野之中时,粗粗看去,最多不过七八十人罢了,只是这么一会儿,便减员到了惊心动魄的地步,三百多人,变成了七八十人。;r /

   ;r /

   可是能从毒虫啮咬中冲过来而不受伤,这些人除了是幸运之外,更多则是实力确实强大,方能在黑夜之中察觉到毒虫的踪迹,提前躲避或者斩杀。;r /

   ;r /

   毕竟修为高明之辈,少不了要练习听风辨位之术,为的是应付敌人的暗器击杀,所以耳力极高,能听到细微暗器的破空之声,而一些毒虫造成的动静自然也瞒不过他们的感知,面前这些人,应该是在耳力上也经过特殊的训练,方才能走到杨行舟马车这里来。;r /

   ;r /

   “杨先生,我等不请自来,实在抱歉!”;r /

   ;r /

   七八十名黑衣人将杨行舟和杨不凡团团围住,为首一人在几名男子的拱卫之中,远远的向杨行舟深施一礼,叹道“若不是被逼的没办法,在下实在是不愿意与杨先生为敌,只是先生出手太狠,平白无故的让杨大胡子端了我太仓的据点,七十多名弟兄尽数被斩去了双足,实在是惨烈之极。”;r /

   ;r /

   这说话之人黑布罩头,听声音似乎是二十多岁,但又像是五十多岁,令人很难从声音中分辨出具体年龄来,只是看他站在那里,渊渟岳峙,自有一股宗匠气度,便知此人修为极高。;r /

   ;r /

   “魔教的幻音术?”;r /

   ;r /

   杨行舟听到对面男子的言语,摇头笑道“没想到西方魔教中人竟然与东洋扶桑倭寇厮混到了一起,有点意思!”;r /

   ;r /

   对面蒙面男子微微错愕,旋即笑道“不愧是杨先生,果然博学多识,对我神教功法竟然也十分熟悉,实不相瞒,我们只是与扶桑的一些朋友做一点小生意而已,并不想与杨先生为敌。只要杨先生答应我们,不让贵徒李寻风插手东南沿海之事,也不再追查梅花盗一事,我们愿意与先生结为盟友,年年奉送大礼!”;r /

   ;r /

   杨行舟笑道“哦?你这是在威胁我么?”;r /

   ;r /

   “不敢,这只是一个建议!”;r /

   ;r /

   “这么多年来,已经很少有人对我谈条件了。”;r /

   ;r /

   杨行舟从马扎上缓缓站起,负手看天,望向天空的一轮圆月,语带萧索“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;r /

   ;r /

   对面黑衣男子瞳孔一缩,浑身寒毛直竖,杨行舟只是简简单单的这么一站,便如同一座高山陡然拔地而起,令他不自禁的生出高山仰视之感,在一刹那便觉得自己相对杨行舟而言,变得极为渺小,似乎在杨行舟面前,自己等人只是一条虫豸,一只蝼蚁。;r /

   ;r /

   他身边众人也不约而同的齐齐后退,都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,好像心头忽然多了一座沉重的大山,便是连思绪都难以运转。;r /

   ;r /

   为首男子勉力压制心中震惊之情,干笑道“为什么?”;r /

   ;r /

   杨行舟猛然低下头来,看向这黑衣人的首领,双目精光爆闪,一字一句道“因为敢跟我讲条件的人,早已死的干干净净!”;r /

   ;r /

   他扫视面前众人“还等什么?都死了罢!”;r /

   ;r /

   刷刷刷!;r /

   ;r /

   就在他这一句话说出口,面前七八十人里面,有将近一半的人同时抽出兵刃,斩向自己的身体要害,有抹脖子的,有切腹的,有互相捅一刀的,只是眨眼间,便死了一半。;r /

   ;r /

   情形诡异惊悚之极。;r /

   ;r /

   为首黑衣男子在头脑短暂的晕眩之后,便看到这些属下莫名其妙的自杀,吓的惊声尖叫“这是怎么回事?杨行舟,你使得什么妖法?”;r /

   ;r /

   即便他是魔教弟子,见识过不少奇特的法门,可是像杨行舟这般只是一句话,便让自己的人死了一半的本领,却依旧把他吓的不轻,整个人肝胆欲裂,瞬间生出“此人不可力敌”的惊惶念头,自然而然的生出逃走之心。;r /

   ;r /

   便是旁边的杨不凡也看的目瞪口呆,三年前,李寻欢的婚宴之上,杨行舟便只是以话语定住了杨少柔等人,当时已经让杨不凡等人吃惊了好久,之后杨行舟便再也没有是施展过这种手段。;r /

   ;r /

   没想到今天,面对这七八十名高手,杨行舟竟然再次施展了这等本领,只是一句话,对方便自戕了将近一半,剩下一半也都身子发颤,吓得不轻。;r /

   ;r /

   众人正骇然之时,便听到杨行舟一声叹息“竟然只死了这么一点人?这门敕令清音果然还是不行啊!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金口玉言,言出法随的地步。”;r /

   ;r /

   见到现场这些人只有一半自杀,杨行舟大为沮丧,转身钻入马车里“阿帆啊,你家老爷这次丢人丢大发了,这些人就交给你了!”;r /

   ;r /

   ;r /

   ;r /

   ;r 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