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黄色软件下载污

   “小青,小青……”

   房间中,白素贞流着泪,心疼地看着盘在床上的一条小小青蛇。

   蛇姬叹了口气,轻声劝慰道:“素贞,小青现在元气大伤,还在沉睡中,我们得抓紧时间替她疗伤,尽快让她恢复过来。”

   白素贞泣声点了点头,随之由衷冲着蛇姬施礼致谢。

   不管以前有什么恩恩怨怨,那都成了过去式,该感谢的还是要感谢。

   这时,顾鸣走了进来。

   “参见主人!”

   蛇姬赶紧上前施礼。

   “嗯,蛇姬,你这次立了个大功,我不会忘记的。”

   “这是属下份内之事。”

   “那个西域人我已经盘问过了,他不是圣火教的人。但不管他是谁,等小青伤好之后便交给她,任由她处置……”

   两天后。

  
露肩大胸萌妹子温柔狂撩床上写真

   小青终于从沉睡中苏醒。

   刚一醒,便见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……

   “姐姐!”

   小青惊喜不已,猛地坐起身来。

   “小青……”

   白素贞眼圈红红地将小青搂到怀中。

   “不好了……姐姐,我们快跑,师父派人四处找你,她要……”

   说到这里时,小青突然顿了下来,一脸惊恐地看着站在门口的蛇姬。

   “师……师……”

   这一刻,蛇姬的神情相当精彩。

   她不知道自己是该笑,还是该赶紧解释……看样子,这丫头还活在从前的记忆中。

   “小青,没事了,现在一切都变了……”

   白素贞细声安慰道。

   “变了?”

   小青一脸懵。

   不过,依然还是一脸戒备且畏惧地看着蛇姬。

   “小青,我已经不是你们的师父了,也不配做你们的师父……”

   蛇姬叹了一声,慢慢走了过来。

   “你……你别过来……”

   小青满脑子混乱,冲着蛇姬嚷嚷着。

   “小青,你听我说,现在与以前真的不一样了……”

   经过白素贞的一番解释,小青的情绪终于开始平静下来,隐隐的,也忆起了一些事。

   “这么说,我……我们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?”

   “是的……小青,你到底怎么受的伤?”

   “我也说不清……”小青茫然地摇了摇头:“当时,我四处寻找姐姐,来到一处山谷时突然雷电大作……

   记得当时,好像……好像被劈了一下,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”

   白素贞叹了一声: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   小青获知了自己获救的缘由,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成见,起身冲着蛇姬由衷致谢。

   随后,脸色一变,杀气腾腾道:“那个准备炼化我的家伙在哪?”

   “关在城外的一个山洞中。”

   “快带我去,我一定要将那家伙碎尸万段!”

   此刻的小青,又恢复了以前的爆脾气……

   ……

   数日后,小青彻底恢复了元气。

   虽说这妞的脾气爆了一点,但经历了此番生死劫难,再加上白素贞与顾鸣的引导,也算成熟了一些。

   排查西域异人的事依旧在持续……

   按目前的情况来看,想要将对方彻底从大燕朝拔掉几乎不太可能。

   这就跟砍树一个道理,仅仅剔掉一些枝枝叶叶是不行的。甚至,砍掉了树干,只要树根还在,早晚还会长出新的枝叶。

   所以,目前的做法也只是权宜之计,从一定程度上控制对方的发展。

   想要彻底解决,那就得刨根。

   排查的事,顾鸣几乎不用亲自去跑了,毕竟他身边已经有了蛇姬、白素贞、小青三个强力的帮手。

   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帮着筹备特战部队上面,包括火铳的改良、火药的改良等等。

   虽说顾鸣在这些方面算不上内行,但多少有点前世的经验,他只需要将一些超前的理念提出来,给一众工匠指明一个研制的方向。

   哪怕是一些很模糊的理念,对于那些个经验丰富的工匠来说,那都是金点子,往往会令他们茅塞顿开。

   对于顾鸣不时提出的一些超前,甚至是不可思议的理念,永平帝已经见惯不惊。

   不过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的心里也多了一些担忧。

   ……

   慈宁宫。

   “皇儿,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?”

   太后一边喝茶,一边故作不经意地问。

   知子莫若母。

   其实,太后多少能猜到儿子的心思。只不过,她是一个女人,有些话不好多讲,也免得让人误会她干涉朝政。

   这是后宫大忌。

   “也没什么……就是,最近事比较多。”

   “你呀,打小就是这样,真要事多你也不会专程过来一趟。

   儿,你别忘了,我是你的娘亲,有什么话不能对娘亲讲的?”

   这番话,太后故意没用皇家的称谓,这样更能拉近母子之间的距离。

   永平帝愣了愣,随之忍不住唤了一声:“娘亲,孩儿有多少年没有这样叫你了?”

   “自打你登基之后,就再也没有叫过一声娘亲……记得你小时候有时候顽皮,故意学着民间的叫法叫娘亲,还被你父皇训斥了一通……”

   “哈,娘亲还记得呀……”

   “当然记得,娘亲又没老糊涂。”

   “娘亲,你还年轻着呢……”

   母子俩抛开了皇家身份,像一对普通母子聊了起来。

   聊了一会,永平帝终于敞开心扉,说出自己心中的担忧:“娘亲,其实孩儿主要是担心顾卿家的事。”

   “哦?你担心他做什么?难不成是怕顾卿家功高震主?”

   “倒也不是……只是,他表现出来的能力越来越强,可以说,有时候他的一个小小点子,都能盖过一个大臣一生的功绩。”

   “嗯,这点娘亲也认同,顾卿家有着太多的奇思妙想,让人越来越捉摸不透。

   不过这也能够理解,毕竟你也清楚他不是普通人……”

   “没错,这也正是孩儿想不通的地方。”

   “有些事想不通,就不要去多想,如果你总是这样去猜疑,说不定就会让顾卿家对你产生一些想法……

   不管怎么样,就顾卿家目前所做的一切来看,都是你,对大燕朝有着莫大的功益。”

   “娘亲,孩儿不是猜疑顾爱卿,孩子相信他是真心真意想要让大燕朝强盛起来。”

   “没错,你回想一下,当初顾卿家参加科举的时候,曾经三次天显瑞象,这意味着什么?”

   “娘亲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 “儿呀,你这还不明白么?这是上苍赐予我大燕朝的大好机会,你得好好把握。”

   “哈,娘亲说的对,或许是孩儿想太多了……那行,孩儿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   这番谈话,终于让永平帝扔掉了思想上的包裹,他决定抛开一切杂念,与顾鸣一起携手,将大燕朝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。

   其实,太后有一点说对了,永平帝多多少少有点担心顾鸣功高震主。

   不过现在想通了,顾鸣本就不是普通人,那就不能用普通人的眼界去衡量。

   踏踏实实干好眼下里的事,比什么都重要。

   ……

   随着日子的推移,恩科开始了。

   这一次,录取名额大幅提升,除了作为官员储备之外,还有不少被调住京城协助完成《永平大典》的编撰、收集、整理、校对、抄录等等事务。

   同时,朝廷又举办了一届规模浩大的武举,从中挑选了不少优胜者。

   包括各地的军队,也通过举荐、比武等等方式,从中选拔了数千名佼佼者。

   这些人都被送到了距离京城数十里开外的山中接受特殊训练。

   秘密成立的军械部,也在连轴转……

   通过顾鸣提供的思路,一众工匠集思广益,经过多次改良,终于设计出一种新式火铳。

   相比以前的老式火铳,新式火铳称得上是质的飞跃。

   以前的老式火铳需要临时往枪管里装填火药,钢珠,还得点火。

   威力小、射程短,还容易炸膛,实用性不大,属于鸡肋之物。

   但现在不一样了,不用人工装填,到时候直接上现成的子弹,也不用点火,通过板机、撞针实现射击。

   枪膛、火药都经过改进,射程、准头、威力皆大幅提升。

   另外,军械部还设计了一种可拆分的轻型神机炮,拆分之后一个人便能携带,有效射程可达五百余米,杀伤范围十余米。

   如此一来,用来对付密集的敌军简直就是个大杀器。

   除此之外,还有攻城强弩、将士的轻便防护盔甲等等也在秘密研制之中……

   对于组建特战部队,以及成立军械部的事,朝中曾有不少大臣反对。

   毕竟他们的理念太过保守,根本没有办法接受如此如此超前的理念。

   可惜这一次,永平帝的态度十分强硬,谁反对也没用。

   由此,还撤掉了几个闹的最凶的大臣。

   如此一来,没人敢再闹了。

   一切,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
   ……

   不觉间,秋凉又至。

   大江南北,又刮起了一股购书风潮。

   这一次,顾鸣一次性出了两本书,一本乃是《红楼梦》第五册,也是最后一册,另一本乃是以剧本的方式书写的,名曰:桃花扇。

   此书乃是顾鸣前世的一篇经典剧目,与西厢记的成就不相上下。

   当然,其内容顾鸣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了一些修改与润色,相比原著来说,其文学艺术价值更是上了一个台阶。

   这要是换作普通人,以如此快的速度连续出书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。

   别说几本,就算一本恐怕都悬乎。

   但,对于顾鸣的速度人们习以为常,不能以常人的眼光去衡量之。

   当然,顾鸣这么做并非是为了赚更多的钱,主要还是为了经验。

   至于下一本书,之前便已经开始动笔了,正是计划中的“金瓶梅”。

   这两本书发行之后,顾鸣在当朝文坛的地位已经无人可以动摇,当之无愧的文坛第一大家。

   就算是那些个老学究也不得不开始面对现实,甚至还有不少人黑转粉,开始研究顾鸣所著的书。

   比如红楼梦,京城里便有好事者专程为此书成立了一个书迷会,经过一番讨论,这个书迷会最终被命名为“红学会”。

   在顾鸣的影响之下,不少人开始模仿他的文风写起了白话本。

   而且,由他所倡导的标点也开始慢慢普及……

   ……

   一转眼,又过了一个月。

   一处隐密的山洞中,顾鸣盘腿而坐,双眼微闭,一副惊喜而又欣慰的笑容。

   因为,他又升级了:

   宿主:顾鸣

   所在位面:聊斋世界

   等级:进士(下一级:状元)

   经验值:1030/50000

   积分:30

   技能:出口成章(5级)

   技能:妙笔生花(5级)

   技能:明察秋毫(3级)

   技能:神来之笔(3级)

   技艺:书法(6级)、绘画(6级)、棋艺(5级)、音律(5级)

   ……

   这次,因为同时提交了两个主线任务,所以奖励的道具也算不错,不然,光升级技能的积分便是个大问题。

   随着技能等级提升,现在升级技能需要的积分也大幅增加,升级一次动不动就是几百积分。

   虽然系统奖励了三张,但是,顾鸣依然还是花光了辛辛苦苦积累的一千多积分,这才将几个主要技能升了一级。

   目前,只有棋艺、音律还没有升级,两个一齐升级,需要1200积分,但是顾鸣现在还剩下30积分,穷得叮铛响。

   不过,这不重要的,重要的是这次升级给顾鸣带来的提升是前所未有的。

   升级之前顾鸣便有预感,因此特意告了个假,带着白素贞与小青一起来到山里,让她俩在附近护法,而他则呆在山洞里升级。

   果然不出所料,这一次升级竟然用了三天时间。

   三天的时间,破茧化蝶!

   以前升级,顾鸣总以为那就是一次蜕变,这一次方才知道,以前其实是在织茧。

   这一次,才真真正正是蜕变。

   虽然没有测试过实战,但自己的身体自然比谁心里都清楚。

   最为明显的就是神魂出窍。

   以前,神魂出窍也只能是出窍,几乎没有战斗力,飞不了太远也飞不了太高。

   但这一次……顾鸣第一次尝试到冲上云霄的感觉。

   此地距离京城约百里之遥,但他一个念头,神魂便已经抵达京城上空。

   目前,神魂出窍的极限距离应该在三百余里。

   虽说距离瞬息千里还很远,但,瞬息千里那已经属于人间界的传说,陆地神仙之流才能办到的事。

   能够出窍三百余里,那已经是一件相当了不起的事,足以跻身于当代大宗师之流。

   除了神魂出窍之外,顾鸣还悟到了另一种天地元素:火!

   也就是说,他现在可以同时控水、控火、控风。如此,在对敌之时,便有了更多克敌之法。

   总而言之,这一次是方面的提升。

   ……

   “恭喜顾公子出关!”

   顾鸣刚一走出山洞,一直守在外面的白素贞便惊喜地迎上前来。

   因为她能感应到,顾鸣由内而外皆发生了不小的变化。

   虽然难以确认顾鸣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,但从气势看,恐怕能与蛇姬有得一拼了,这样的修炼进度令人惊讶。

   “呵呵,不过三天而已,谈不上什么出关不出关。”

   小青则好奇地围着顾鸣转了两圈,喃喃道:“我怎么没感觉到有多大的变化呢?”

   顾鸣笑了笑:“因为你修炼的体系与我不一样,所以你很难看出我的境界。”

   “姐姐,你能看出来么?”

   小青忍不住瞟向白素贞问。

   白素贞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:“如果初次相见或许看不出来。不过,现在大致能够感应到。”

   “那我和姐姐可以修炼顾公子修炼的心法么?”

   “或许有一天可以,但现在还不行……”

   小青像个好奇宝宝问:“为什么呀?”

   “因为,我现在还没有悟出具体的行功之法,所以也没有办法教你们。

   不过,你真想学的话没事可以多看点书。”

   小青愣了愣:“看书?那算了,我一看书就头痛,还不如去打几架痛快。”

   顾鸣:“……”

   白素贞:“……”

   ……

   回去后,顾鸣没有像别的高人那样闭关巩固境界什么的,当天便开始进入工作状态,该干嘛干嘛。

   这也是他修炼的好处之一。

   换作别的修炼者达到他现在这样的境界,至少也得闭关数月方才能出关。

   这次写《金瓶梅》,顾鸣没像写红楼梦那样分成几次出版发售,计划中,将分为上中下三册,待写好之后一齐交付印刷。

   前世,此书命运坎坷,几度被禁。

   不过以顾鸣现在的身份、地位、名气,别说他有意剔除了一些露骨的细节,就算原文照搬也不可能被禁。

   说白了,他只要不故意去写涉及反朝廷一类的,就不可能被禁。

   这日一早,顾鸣正准备去大理寺,还没走到门口,便有一个手下脚步匆匆赶到。“禀报大人,出大事了……”

   “大事?多大的事?”

   顾鸣皱了皱眉。

   手下下意识看了看四周,压低声音道:“风将军府……被人灭门了。”

   “什么?风将军府?哪来的消息?”

   顾鸣有些难以置信。

   风将军,大名风天成,乃是当朝著名将令之一。

   以前负责镇守南疆,后来倪成贵出事之后,奉命调到西部边关担任主帅。

   像他这样的边关大将,其家人一直都是朝廷重点保护的对象。

   而且,以风天成的地位,又有谁敢轻易惹他?更不要说丧心病狂做出灭门行径。

   一旦确认了谁是凶手或主谋,绝对是诛九族的下场。

   “回大人话,消息千真万确,现在京城已经乱成一团,刑部已经接手……”

   手下话还没有说话,一个宫里的太监也带人快步走了过来。

   “原来是庞公公……”

   “奴婢参见顾大人!”

   “公公不必多礼……对了,公公匆匆而来,莫非有什么急事?”

   庞公公默然点了点头。

   随之脸色一正道:“顾大人,皇上口谕,命大理寺与刑部协办风将军府灭门一案,尽快揪出元凶!”

   “遵旨!”

   顾鸣拱手应了一声。

   “顾大人,皇上特意嘱咐,让顾大人多费点心,毕竟风将军乃西部边关统帅,最好在风将军回京之前破获此案,也好给风将军一个交待。”

   “明白了,辛苦庞公公了。”

   “不不不,奴婢不过就是传个话,辛苦的还是顾大人。好了顾大人,不打扰你办案了,奴婢这就回宫复命。”

   “嗯!”顾鸣点了点头,随之冲着手下吩咐:“这样,本官先去风将军府,你火速回大理寺调集人手随后赶来。”

   “遵令!”

   手下得令而去。

   一路上,顾鸣遇到了好几批城搜查的官兵,也不知又有多少倒霉的流寇将在这次大抓捕中落网。

   风将军府四周也是重兵把守,寻常人等一律不许靠近。

   顾鸣来到大门口时,刑部的两个官员已经候在门口,想来是有人提前通报了。

   “参见顾大人!”

   二人上前齐齐施礼。

   “二位大人不必多礼了,吕大人,里面情况到底怎么样?”

   “大人,边走边说……”

   “嗯!”

   “顾大人,经初步勘察,目前整个风将军府的幸存者只有十人,死者共计八十三人,其中绝大多数为府中的下人。

   风将军的原配夫人、二夫人,以及其名下的子女都死了……

   目前幸存的家眷只有风将军的母亲,风将军的三夫人及其两岁的儿子,还有与二夫人所生的女儿……”

   顾鸣皱了皱眉问:“意思是说,风将军府的家眷只有四人幸存?”

   “是的,其余六人为府里的下人。”

   “除了幸存者之外,对于凶手,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?”

   “经过我们的一番询问,以及从现场分析,凶手应该有三四个,身着夜行衣,蒙面,身手不凡……”

   听吕侍郎介绍了一番基本的情况之后,顾鸣不由叹了一声:“行了,先带本官看看现场再说。”

   “是,顾大人请!”

   随之,顾鸣从前院开始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细细查看……

   看的出来,凶手是经过精心策划的,除了几个负责巡夜的守卫之外,其余死者都无一例外死在房间里。

   也就是说,几乎所有人还在睡梦中就被人杀了。

   致死的原因皆为一刀封喉,由此可见凶手不是一般人,而是用刀的高手,下手堪称快、准、狠。

   对方的目的应该是灭满门,但庆幸的是,在行凶的过程中,或许是某个凶手一时不慎,未能将一个守卫一刀杀死。

   那个守卫临死前大叫了几声,凶手可能怕暴露,不得不提前撤退,这才让三夫人等十余人幸免于难……